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888集团娱乐

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系列恒峰娱乐城

时间:2018-09-26 03:27:23  来源:本站  作者:

  本公司及董事会全体成员保证信息披露的内容真实、准确、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或“本公司”)于2018年8月8日收到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应诉通知书[案号(2018)粤民初93号]及相关起诉材料。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本公司现就上述案件情况公告如下:

  被告二至十五:林志、陈浩南、凌建兴、刘彬彬、谭帝土、林举周、邱洞明、赵标就、温敏、杨开金、陈木兰、郑裕朋、陈立松、王东河(以上被告一至被告十二合称为“被告”)

  1、请求人民法院确认被告一就受让自被告二(包括被告二控制但名义持有人为被告三、被告四、被告五、被告六、被告七、被告八、被告九、被告十、被告十一、被告十二、被告十三、被告十四的股票账户)及被告十五的第三人77,750,191股股票,在被告一持有期间不享有股东权利。

  2、请求人民法院判令第三人不得将被告一持有之受让自被告及被告十五的第三人77,750,191股股票计入第三人股东大会会议的有效表决权总数。

  一、被告一与其他被告恶意串通,企图以规避《证券法》、《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规定的方式实现被告一对第三人股票违规增持的目的,不仅损害了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而且也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并给原告遺成了巨大的损失,故被告一通过与其他被告恶意串通而取得第三人77,750,191股股票的交易应为无效,被告一就该部分股票在其持有期间不应享有股东权利。

  第一,被告一操控被告二至被告十五增持第三人股票,且被告二的增持行为已被证券监管部门认定违法并予以相应的行政处罚。

  根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深圳监管局(以下简称“深圳证监局”)于2014年11月25日作出的[2014]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核实的情况,被告二(包括被告二控制但名义持有人为被告三、被告四、被告五、被告六、被告七、被告八、被告九、被告十、被告十一、被告十二、被告十三、被告十四的股票账户,下同)在增持第三人股票的过程中存在如下违法事实:自2013年9月5日,被告二委托匡某某在其办公室具体操作“林志”、“陈木兰”、“林举周”、“郑裕朋”“陈浩南”、“陈立松”、“谭帝土”、“赵标就”、“温敏”、“邱洞明”“杨开金”、“凌建兴”、“刘彬彬”共13个账户(下文统称“林志账户组”)陆续买入第三人的股票。且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提供的数据,至2013年10月10日,林志账户组合计持有第三人股票19,988,186股,首次超过第三人已发行股份比例的5%,达到5.12%;至2013年10月29日,合计持有第三人股票40,588,671股,超过第三人已发行股份比例的10%,达到10.39%;至2013年12月11日,合计持有第三人股票58,928,565股,超过第三人已发行股份比例的15%,达到15.08%;至2014年3月11日,合计持有第三人股票61,787,291股,占比15.81%,达到峰值后至2014年7月20日未卖出。在上述过程中,全体被告均未依法履行报告及信息披露义务。

  针对上述违法行为,深圳证监局决定对被告二处以“责令改正,给予警告以及6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此后,被告二在被告一的操控下又于2015年6月增持了第三人3.99%的股票,至此被告一操控被告二通过林志账户组持有的第三人股票比例达到第三人已发行股份总数的19.80%,持股数额为77,387,291股。

  第二,被告二至被告十五均为被告一及其下属公司的员工,与被告一之间存在控制与被控制的密切关系,且上述人员用于增持第三人股票的资金亦均由被告一提供。

  被告二曾长期担任被告一实际控制人陈华的司机,且被告三至被告十五等人在被告二增持第三人股票期间也均在被告一及其下属企业任职,事实上均受被告一的实际控制。

  而且,被告二通过林志账户组所增持之第三人股票数量非常巨大(共计77,387,291股),按其增持时的第三人股票价格来计算,所需资金亦高达数十亿元。但是,被告二至被告十五的收入来源均非常有限,特别是被告三至被告十四等人均仅在被告一及其下属公司中担任厨师或者服务员等职务,被告十五也仅为被告一下属公司的一名普通高管,大部分人的养老保险缴费基数仅为数千元左右,根本不可能拿出如此大额的资金用于在二级市场收购数量巨大的第三人股票。

  就被告二而言,即便其名下注册了三家公司,但该三家公司的注册资本合计仅有700万元(其中两家公司的注册资本均未实缴),故被告二亦不可能具备在二级市场收购巨额第三人股票的资金实力。

  综上,被告二至被告十五均系在被告一的操控下,使用被告一所提供的资金,由被告二通过林志账户组在二级市场上收购第三人的股票,且上述收购行为均系使用京基一百大厦(由被告一开发)同一楼层的网络IP完成。

  上述事实,均证明了被告一对被告二至被告十五具有明显的控制关系,各被告在二级市场上收购第三人股票的行为显然授意于被告一,其资金亦均是由被告一提供。

  第三,被告一与其他被告恶意串通,故意隐瞒各方之间的关联关系及控制关系,共同欺骗监管机构,并企图以此规避《证券法》、《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对其操控被告二违规增持之77,387,291股第三人股票进行“洗白”。

  根据《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八十三条关于“本办法所称致行动,是指投资者通过协议、其他安排,与其他投资者共同扩大其所能够支配的一个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数量的行为或者事实。在上市公司的收购及相关股份权益变动活动中有一致行动情形的投资者,互为一致行动人。如无相反证据,投资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一致行动人: ……(二)投资者受同一主体控制……(十二)投资者之间具有其他关联关系”的规定,如上文所述,被告一与其他被告之间存在

  但是,无论是被告一还是其他被告,在被告二增持第三人股票过程中均未向监管部门报告和披露过其各方之间的关联关系及一致行动关系,而是迟至2015年8月31日方オ由被告一、被告二及被告十五签署了《一致行动人协议》。随后,被告一分别于2016年1月27日、2016年2月3日、2016年2月17日、2016年2月24日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全部受让了被告二通过前述违法增持行为所取得的77,387,291股第三人股票以及被告十五持有的362,900股第三人股票。

  对此,深圳证券交易所于2016年7月4日出具了《关于对京基集团有限公司的监管函》(公司部监管函[2016]第88号),以被告一故意隐瞒了其他被告曾在其及其下属子公司任职的重要事实为由,认定被告一存在信息披露不完整的情形,触犯了《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4条和第2.1条的规定。

  事实上,如前所述,被告二及被告十五违规增持第三人股票之行为实际上授意于被告一,其增持股票所使用的资金亦来源于被告一,其后被告一在被告二因违规增持行为被处罚后即以大宗交易方式受让该违规增持的77,387,291股第三人股票及被告十五持有的362,900股第三人股票,实质上是各被告串通对该部分违规增持之77,750,191股第三人股票进行“洗白”,即以规避《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二百一十三条、《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七十五条、第七十六条、第七十七条、第七十八条之规定的方式实现被告一増持第三人巨额股票的且的。

  第四,被告一与其他被告的上述意串通行为,既损害了国家和社会共同利益,也损害了第三人及原告的利益,故被告一与其他被告恶意串通取得第三人77,750,191股股票的行为应为无效。

  一方面,《证券法》第五条明确规定:“证券的发行、交易活动,须遵守法律、行政法规;禁止欺诈、内幕交易和操纵证券市场的行为。”且《证券法》第七十七条亦规定:“禁止任何人以下列手段操纵证券市场:(一)单独或者通过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操纵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

  而在本案中,被告一与其他各被告恶意串通,自2013年9月5日起至2013年12月11日止约三个月时间内集中数十亿元资金优势,非法利用其他各被告的股票账户连续大量买入第三人股票,至引起监管机构注意时合计已持有第三人15.08%的股票。如果被告一按照《证券法》第八十六条之规定,买入第三人股票每达到5%即向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证券交易所报告并通知第三人,必将导致第三人股票较同期大幅度上涨。届时,被告一继续增持必将支付更高的价格。为了以较低的成本收购第三人股票,被告一与本案其他被告恶意串通,利用林志账户组买入第三人股票,且依法应当披露而未披露,属于《证券法》规定的操纵证券市场行为。

  另一方面,被告一与本案其他被告恶意串通、操纵证券市场的行为,违反了法律规定,破坏了证券市场公开、公平、公正的交易原则,损害了国家利益。另外,其利用资金优势、持股优势、信息优势,变相剥夺了原告及众多中小股东的知情权、交易选择权等合法权益,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而且,各被告此等违法行为严重影响了第三人的稳定及正常经营,妨碍了第三人的正常发展与公司治理,直接损害了第三人及原告的利益。

  综上,各被告的恶意串通行为既损害了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也损害了第三人、原告及其他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根据《民法总则》第一百五十四条、《合同法》第五十二条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被通过与各被告恶意串通之方式取得第三人77,750,191股股票所涉的交易行为及股权转让协议均应无效,被告一就该部分股票不享有股东权利。

  二、第三人应当制止被告一扰乱证券市场秩序及第三人正常经营管理的违法行为,保护原告及第三人广大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以及社会公共利益。

  第三人作为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众公司,有责任保护其自身及股东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项内容就是及时制止第三方以违规增持、扰乱证券市场秩序等方式扰乱公司正常经营管理的行为,避免公司自身利益及股东合法权益因此遭受损害。

  如前所述,本案中被告一与其他被告恶意串通违规增持第三人巨额股票的行为,严重扰乱了证券市场的运营和管理秩序,不仅损害了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也损害了原告及广大中小股东的利益,故第三人对被告一的违法违规行为负有及时制止的责任和义务,特别是对于被告一通过与其他被告恶意串通所取得之第三人77,750,191股股票,由于该取得行为本身即不具备合法性且无效,被告一就该部分股票在其持有期间不应享有股东权利,故被告一持有的该部分77,750,191股股票也不应当计入第三人股东大会的有效表决权总数。

  三、被告一与其他被告恶意串通取得77,750,191股第三人股票的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并给原告造成了重大的损失,全体被告应当就此共同承担賠偿责任。

  其一,如前所述,被告一与其他被告恶意串通,在短时间内利用资金优势、持股优势、信息优势,变相剥夺了原告的知情权、交易选择权等合法权益。

  其二,被告一受让被告二通过林志账户组持有的77,387,291股第三人股票及被告十五持有的362,900股第三人股票后,多次提出要求更换第三人董事会、监事会全体成员等明显违反第三人公司章程的议案,还以投出弃权票的方式阻碍第三人股东大会聘请第三方审计机构,导致第三人因此无法完成审计工作而无法按时披露2017年的年度报告,目前第三人已因此自2018年5月2日起停牌至今。

  事实上,在被告一以大宗交易方式受让77,750,191股第三人股票之时,第三人每股的股票价格尚在33元左右,然而近年来由于被告一对第三人经营管理的刻意扰乱,已经导致第三人的股票下趺至停牌前的22元/股左右,原告持有的第三人股票价值也因此贬值了超10亿元以上。

  而且,由于第三人目前已停牌长达一个多月,第三人后续如仍无法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甚至存在被强制退市的重大风险,也将对原告所持有的第三人股票价值产生进一步的重大负面影响。

  鉴于此,考虑到第三人目前所面临之困境以及原告所遭受之损失均系源于被告一与其他被告恶意串通所实施的违规增持行为,故全体被告均应当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因原告损失巨大,目前暂向全体被告主张人民币5亿元的赔偿金,后续原告将继续追究全体被告的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被告一通过与其他被告恶意串通取得第三人77,750,191股股票的行为损害国家、社会公共利益及原告的合法权益,其对该部分股票的“洗白”行为也构成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之情形,故被告一通过与共他被告意串通取得第三人77,750,191股股票所涉的交易行为及相关股权转让协议均应属无效,被告一就上述股票不应享有股东权利,且第三人也应当拒绝将被告一持有的上述股票计入第三人股东大会的有效表决权总数。此外,全体被告的恶意串通行为已经给原告造成巨大损害,故全体被告应当就此共同向原告承担陪偿责任。因此,原告特向人民法院提起本诉,恳请人民法院支持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次公告的诉讼事项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不会产生直接影响。本公司将根据相关规定对诉讼的进展情况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敬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本公司及董事会全体成员保证信息披露的内容真实、准确、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1、京基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基集团”)在本次股东大会上就其所持股份是否享有投票权是相关诉讼案件需要审理的事项,京基集团涉嫌违法违规的核查亦由监管部门在核查,监管部门就此尚未作出结论。监管机关将作出的核查、调查结论或司法机关将作出的生效判决可能认定京基集团所持股份全部或部分不得行使表决权。为此,公司根据司法机关可能作出的判决结果或监管机关可能作出的核查、调查结论,就本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事项的表决结果按照不同情况分类进行统计记载。

  2、本次临时股东大会与前两次临时股东大会存在差异的地方是本次临时股东大会召开前,福田区人民法院未出具行为保全的民事裁定,要求本公司将京基集团所持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123677371股全部计入该次会议的有效表决权总数。

  其中: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进行网络投票的具体时间为2018年8月10日上午9∶30一11∶30,下午13∶00一15∶00;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互联网投票系统进行网络投票的开始时间为2018年8月9日下午15:00,结束时间为2018年8月10日下午15:00。

  6、本次股东大会的召集、召开符合《公司法》、《公司章程》及《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规则》的有关规定

  出席本次股东大会的股东(及代理人)共172人,代表股份 310,955,899股,占上市公司总股份的 79.5754%。其中:

  1、出席本次股东大会现场会议的股东(及代理人)共21人,代表股份249,068,463股,占上市公司总股份的63.74%。其中,京基集团出席了本次股东大会现场会议,但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进行了投票。

  2、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和互联网投票系统投票的股东共152 人,代表股份185,564,807 股,占上市公司总股份的47.4871% 。

  3、通过现场和网络参加本次会议的中小投资者共169人,代表股份70,555,081股,占上市公司总股份的 18.0555%。

  1、林志(身份证号:229**** )及其一致行动人连续超过5%而未依照《证券法》第八十六条的规定履行报告、通知及公告义务,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深圳监管局(以下简称“深圳证监局”)于2014年11月25日向林志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2014〕6号,决定对林志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罚款60万元。截止2015年5月,林志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达尔”或“本公司”)股票61,787,291股,占比15.81%。林志受行政处罚后不但未进行改正,反而又于2015年6月增持了约4%股份,合计持有本公司77,387,291股,占比19.80%,并于2015年8月31日与京基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基集团”)签署了《一致行动人协议》,之后在2016年1月至2016年2月期间将所持19.80%股份以大宗交易方式全部转让给京基集团;另京基集团以自己名义增持了公司11.85%股份,其疑似一致行动人深圳市吴川联合企业家投资有限公司名下持有1.94%股份。

  2、因京基集团在收购康达尔股票过程中涉嫌存在“隐瞒事实”、“做出虚假陈述”等信息披露违规行为, 深圳证券交易所于2016 年 7月 4日出具《关于对京基集团有限公司的监管函》(公司部监管函[2016]第88号),认定京基集团存在信息披露内容不完整,违反《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4条和第2.1条规定的情形。

  3、本公司针对京基集团涉嫌幕后操纵林志及其一致行动人违法增持康达尔股票存在重大虚假陈述、内幕交易和操纵股价等严重违法违规行为的举报及监管机构受理回复情况

  2014年12月9日,本公司向深圳证监局报送了《关于调查处理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东林志的请求函》,针对深圳证监局于2014年11月25日向林志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2014〕6号中所认定的事实和相关情况提出了异议,并提供了京基集团涉嫌幕后操纵林志及其一致行动人违法增持康达尔股票,涉嫌存在重大虚假陈述、内幕交易和操纵股价等严重违法违规行为,并提供了相关证据,但深圳证监局未作正式回复。

  2015年9月18日,本公司向中国证监会、深圳证监局提交了《关于举报股东林志等人在买卖上市公司股票过程中存在严重违法行为的报告》, 深圳证监局于2015年9月25日出具《告知书》(深证非信告字【2015】446号),回复称正在核查中。

  2015年11月16日,本公司向深圳证监局提交了《关于举报股东林志、京基集团有限公司在买卖上市公司股票过程中存在严重违法行为的报告》;深圳证监局于2015年12月7日出具《答复函》(深证非信复字【2015】446号),答复称针对公司投诉事项已组织开展调查工作。如发现违法行为,将依法处理。

  2015年12月21日,本公司向深圳证监局提交了《关于举报股东京基集团有限公司在买卖上市公司股票过程中存在内幕交易行为的报告》;深圳证监局于2015年12月31日出具《告知书》(深证非信告字【2015】805号),回复称正在核查中。

  2016年1月8日,本公司向深圳证监局提交了《关于举报林志等十名自然人股东与京基集团有限公司在协议转让上市公司股份过程中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的报告》; 深圳证监局于2016年1月18日出具《告知书》(深证非信告字【2016】19号),回复称正在核查中。

  2016年6月23日,本公司向深圳证监局提交了《关于京基集团在买卖康达尔股票过程中存在重大虚假信息披露的举报信》;深圳证监局于2016年7月6日出具《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16]38号),告知对于公司反映的京基集团有限公司违法违规事项深圳证监局正在依法调查过程中。

  4、本公司就京基集团、林志等共15名被告人违法增持公司股票事宜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广东高院”)提起民事诉讼,本公司也向广东高院申请了行为保全,请求法院依法裁定15名被告人在本案判决确定前不得自行或通过第三方行使其持有或支配的申请人股份之表决权。2015年12月9日,本公司收到广东高院送达的《案件受理通知书》,案号为(2015)粤高法民二初字第36号,但截止目前,广东高院对本公司的行为保全申请尚未作出相关裁定。

  鉴于上述事实,京基集团在本次股东大会上就其所持股份是否享有投票权是相关诉讼案件需要审理的事项,京基集团涉嫌违法违规的核查亦由监管部门在核查,监管部门就此尚未作出结论。监管机关将作出的核查、调查结论或司法机关将作出的生效判决可能认定京基集团所持股份全部或部分不得行使表决权。为此,公司根据司法机关可能作出的判决结果或监管机关可能作出的核查、调查结论,就本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事项的表决结果按照不同情况分类进行统计记载。

  1、若相关诉讼纠纷案件作出的生效判决或监管机关作出的核查、调查结论认定京基集团所持公司全部股份有效的统计结果

  同意308,243,899股,占出席会议所有股东所持股份的99.1279%;反对363,500股,占出席会议所有股东所持股份的0.1169%;弃权2,348,500股,占出席会议所有股东所持股份的0.7553%。

  同意67,843,081股,占出席会议中小股东所持股份的96.1562%;反对363,500股,占出席会议中小股东所持股份的0.5152%;弃权2,348,500股,占出席会议中小股东所持股份的3.3286%。

  2、若相关诉讼纠纷案件作出的生效判决或监管机关作出的核查、调查结论认定京基集团受让的林志等13人违法增持获得的公司股份的表决票不得行使表决权的统计结果

  同意230,856,608股,占出席会议有效表决权股东所持股份的98.8389% ;反对363,500股,占出席会议有效表决权股东所持股份的0.1556% ;弃权 2,348,500股,占出席会议有效表决权股东所持股份的1.0055% 。

  同意67,843,081股,占出席会议中小股东所持股份的96.1562%;反对363,500股,占出席会议中小股东所持股份的0.5152%;弃权2,348,500股,占出席会议中小股东所持股份的3.3286%。

  3、若相关诉讼纠纷案件作出的生效判决或监管机关作出的核查、调查结论认定京基集团及其疑似一致行动人深圳市吴川联合企业家投资有限公司的表决票不得行使表决权的统计结果

  同意176,990,428股,占出席会议有效表决权股东所持股份的98.4908%;反对363,500股,占出席会议有效表决权股东所持股份的0.2030% ;弃权 2,348,500股,占出席会议有效表决权股东所持股份的1.3069%。

  同意60,266,981股,占出席会议中小股东所持股份的 95.6938% ;反对363,500股,占出席会议中小股东所持股份的0.5772%;弃权2,348,500股,占出席会议中小股东所持股份的3.7290% 。

  鉴于按照不同情况分类进行统计结果均为表决通过,即本次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聘请会计师事务所的议案》。

  本所律师认为,贵公司2018年第六次临时股东大会的召集和召开程序、出席会议人员资格等事宜符合《公司法》、《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规则》、《公司章程》及《股东大会议事规则》的有关规定,表决结果合法有效。

  2、湖北荆辉律师事务所关于深圳市康达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第六次临时股东大会法律意见书。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