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888集团娱乐

停牌逾千日后拟复牌 九鼎集团股价承压

时间:2018-10-06 08:03:36  来源:本站  作者:

  3月23日,九鼎集团(430719)宣布,公司即将在3月27日复牌。这距离九鼎集团2015年6月8日的停牌,已经有近3年、超过1000天的时间。

  九鼎集团同时随公告披露,即将推进旗下富通保险港股上市、九鼎控股及关联方拟增持10亿九鼎集团股份、3月27日起由协议转让变更为大宗交易、公司遭证监会调查等多项内容。九鼎集团公告称,近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违反证券法律法规,根据证券法有关规定,证监会对公司进行调查。

  24日,九鼎集团创始合伙人黄晓捷回应新京报记者称,对于即将到来的复牌日,已经做好了股价下跌的准备。至于被证监会调查一事,目前调查正在进行,尚未收到调查结果。

  据了解,当日下午,九鼎召开了投资者交流会,就投资者提出的包括债务、资金链、受证监会调查等相关问题做出回应,并表示,公司的停复牌与资金链无关。

  3月23日晚间,新三板挂牌公司九鼎集团(430719)宣布,公司收购富通亚洲控股有限公司已经完成了相关支付等程序,将在3月27日复牌。资料显示,九鼎集团2015年6月8日开始停牌,截止到3月27日九鼎集团复牌,其中经历了1023个自然日。

  资料显示,2014年4月23日,九鼎集团成为首家登陆新三板的私募股权机构。2015年6月8日,九鼎集团宣布,计划收购上市公司中江地产(600053),开始停牌。2015年9月25日,九鼎集团再次宣布计划收购富通亚洲,继续停牌。

  在2015年6月停牌前,九鼎集团市值达到1025亿元,一度成为新三板的市值“神话”。停牌后九鼎集团股价走势如何,也受到市场关注。

  3月24日,新京报记者针对未来股价走势等问题采访九鼎集团创始合伙人黄晓捷。黄晓捷对记者表示,股价较目前的停牌价格一定会有所下跌,他认为短暂下跌属于正常现象,“我们也知道我们肯定相较于停牌前的6.9元(每股)是毫无疑问会下跌的,尽管我们的内在价值比我们停牌前上涨了超过1倍。”

  3月23日,九鼎集团同时披露,公司控股股东九鼎控股或其关联方将以不高于5元/股的价格增持九鼎集团公司股票,增持总额为10亿元。

  九鼎集团停牌时价格为6.83元/股,总股本为150亿股,总市值为1024.5亿元,位居新三板市值排行榜第一。

  如果按照九鼎投资预计不高于5元/股的增持计划看,九鼎集团的股价在九鼎投资或其关联方增持时需降低至5元/股以下,较目前的股价最少下跌26.79%,总市值也最少下跌至750亿元。

  九鼎集团在公告中称,本次增持计划是增持人基于公司长期投资价值所做出的判断,不构成对公司经营业绩和股票价格的预测和承诺。特此敬请广大投资者理性投资。

  3月24日,九鼎集团创始合伙人黄晓捷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市场其实很难判断,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当时定5块钱的价格。我们整个公司的股票应该能值到1千亿。停牌时的千亿市值跟当时的牛市有关,当时我们的内在价值可能还没有那么多。”黄晓捷称,“现在我们的内在价值已经又涨了一倍了,我觉得我们是值得这个市值的。”

  在即将复牌的同时,九鼎集团披露,公司近日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违反证券法律法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对公司进行调查。

  针对此次被调查的原因,黄晓捷回复新京报记者称,目前相关调查正在进行中,结果尚未明朗,公司初步判断可能与信息披露问题相关。

  黄晓捷回应称,目前已经收到调查通知书,证监会工作人员已经在九鼎做一些资料收集和调查工作,“我们虽然发展很快,但是我们对风险的控制很高,对法律等问题考虑得很周全。”黄晓捷说,“如果最终调查结果有相应处罚,我们也愿意虚心接受。”

  3月23日,九鼎集团在《致股东的信》中表示,截至2017年底,以账面净资产口径计,总部视角的资产负债率为38%;以公允净资产口径计,总部视角的资产负债率为24%。

  所谓总部,就是指母公司以及母公司持有的只作为持有投资标的主体而不经营具体业务的子公司(通常是全资子公司)的统称。

  3月24日,黄晓捷对新京报记者称,上述负债中扣除的“等额银行存单质押借款”是一笔曾经总额为60亿元的内保外贷,由当时收购富通保险时质押贷款产生。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如果根据九鼎集团的2017年业绩快报(合并报表),公司在2017年期末的总资产是988亿元,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是263.7亿元,截至2016年年底,九鼎集团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235.66亿元。

  以此计算,截止到2017年年底,九鼎集团合并报表内的总负债在724亿元,合并报表的负债率为73.27%。

  对此问题,黄晓捷回应新京报记者称,旗下的富通保险和九州证券属于金融企业,有着高负债率的特点。但是从总部的视角看,保险公司的保单类负债是富通保险经营中形成的负债。“作为母公司合并报表,需要把子公司的负债融合起来。但是从母公司来看,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负债。”

  九鼎集团在公告中表示,未来对公司的负债策略,“将通过尽量保持低负债结构,总部视角的实际资产负债率原则上不高于30%、通过发行中长期信用债券的方式逐步优化改进。”

  黄晓捷:这个目前还不能确定,需要等待最终的调查结果。我们积极配合调查、提供资料,等有了正式的调查结果,我们会第一时间披露。

  黄晓捷:已经收到调查通知书,有证监会工作人员来我们这儿,做一些前期工、查询资料,我们也积极配合。

  黄晓捷:因为还不清楚具体事项,一切以最终调查结果为准。当然从我们自己的角度看,我们遵守法律法规,对自己有充分信心。

  短期内很难去预测(股价),但是我们也知道肯定相较于停牌前的6.9元(每股)是毫无疑问会下跌的。

  第一市场下跌了一倍,第二(停牌)时间很长,有流动性的压力,很多人是需要钱的。短期来看股票市场还是一个“投票”性的市场。我认为,短暂下跌属于正常现象。但是从内在价值看,我们的内在价值比我们停牌前上涨了超过1倍。

  2015年鼓励(对外)投资,但是我们整个手续都办完了,在外汇局登记的时候(政策)已经不鼓励对外投资了,这个(过程)就用了很长时间。我们自己是第一次进行海外大型收购,缺乏经验,花费时间比较长。

  新京报:我们注意到,在2016年、2017年,九鼎不断退出一些私募股权投资,这种行动是基于资金需求吗?

  黄晓捷:看起来“清仓式”减持很难看,但是我们跟一个公司的大股东不一样。大股东需要对企业持续经营有信心,大股东清仓式卖完很奇怪。但是我是一个PE,我买没有上市的股票,上完市后这个就是我们的产品,我必须在适当的时机退出股份,这是获得利润持续经营的前提。

  新京报:公司今年2月披露,计划将持有的九泰基金、九信创新相应的股权,以0对价转让给九鼎投资,最终被九鼎集团股东否决。为何0对价转让,之前征得中小股东同意了吗?

  黄晓捷:我们是希望将业务拆分成两大部分,一部分是去融钱的财富管理,一部分是做资产管理,最终我们想把这些统一管理。考虑到集团持有九鼎投资超过73%的股份,即使0对价转让,对股东的实际利益影响也不大。但在实际操作中,一些中小股东反对,我们就撤回了最初的方案。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